2013年2月4日星期一

Day 274—包包沒關 4



走向生命的旅程
Day 274—包包沒關 4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匆促焦急的人格能量模式中連結到一個幼時與長輩相處的記憶,在當中我聽到我奶奶急聲催促的聲音,我看到公車裡面和人行道上的人們來來往往,而我低著頭縮著脖子趕忙的在收拾東西,一邊看著奶奶的臉色慌亂的想知道他要我做的是什麼事情,但往往因為聽不懂而杵在那兒於是又聽到更大聲急促的聲音直到在驚呆惶恐的情緒中離開現場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與他人交流接洽事物的場景做為一個觸動點引發我幼時銘印下來的一套記憶,在當中我經由這個觸動點,經由奶奶極聲催促的聲音,經由公共場景中大眾的觀看的想像,經由我自己縮著頭和脖子在收拾東西的印象,經由盯著奶奶的臉色和想知道我該如何依照她的指示來做的企圖,經由被能量占據而杵在原地,經由奶奶更強度的發聲的後果,而我在驚恐的能量中仍勉力支撐完成任務的身體緊張度中,我定義和限制和分離我自己於心智人格能量的成分之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過去構築的記憶中創造出一個應付此狀況的主意和結論,在當中我相信我要盡全力阻止奶奶對我的焦急叫喊與憤怒並且要完成她對我的期待,於是我給自己一個任務要在他人的這類行為出現之前就要將事情處理好而讓對方看見而不受到懲罰,於是實體化成為我的身體和肩頸的緊繃以及佝僂的長期性的姿態,依此發展成為待人處事中的一個焦急的人格能量模式以求生存,於是便以恐懼為根本點的謀生模式來分離我自己,沒有了解到我的生命如同物質恆常的在這裡而並不需要任何將要消失的恐懼和虛構的求生模式來保護自己,而如果我堅持這麼做我反而在消費耗盡物質的過程中走向人類的毀滅,沒有了解到因此唯一的對自己與全體最好的選擇便是在我的物質的現實生命中穩定的呼吸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使用採納了心理學理論中的倒U曲線的統計數據來再度確認我的焦慮的心智人格模式的有效性,在這當中沒有覺察看見和調查到這個研究僅是在有限的時間範疇中並認同虛構的心智系統為背景的結果,沒有了解到當將時間線拉長到整體人類和個體存在的長度的時候,要能夠最有效的完成對自己和全體最好的事物時,並不需要任何心智人格模式的存在,沒有了解到僅僅在物質生命的這裡的每一刻中呼吸,人類便可以在最有效和短時間內圓滿達成實踐回到生命並享有生命一切表達的任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